纸袋子

嘘。

【置顶】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这里纸袋子/文锊,随便叫哪个都行!

目前主产aph,是仏厨和古罗厨!发出了痴汉靓丽大叔人声音.gif

仏英仏本命,丝路(罗耀罗)是心头白月光!

当然也吃独仏,仏米,仏伊,总之仏相关cp我都磕,老罗相关也一样,白骨(互攻),罗古埃,罗古希,还有各种性转异色^q^

古国组万岁!冷cp万岁!各种冷cp我都磕磕磕!土希立波我爱!!总之没有你想不到只有你磕不到!

雷点是米英露中,还有娘耀和管老罗叫基酱管日耳曼叫奶奶……

混语c和名朋!现在在磨罗皮,欢迎找我玩!

副宝国和工作细胞!宝国吃脆皮,帕露,和暖色!工作细胞当然是白赤only啦!(不产粮,只咕咕咕)

请同好dd我!我们可以一起讨论cp一起咕咕咕(。。)!

【APH/丝路】二十字微小说

#并不严谨,片段之间基本无联系,私设如山,请轻喷。
#罗耀罗互攻!高亮!是互攻!!有耀罗场景请注意避雷!!
#与任何现实国家和时事无关。

Adventure(冒险)

伟大的罗马帝国总是热衷于各种形式的冒险,其中包括单枪匹马跨过大漠去遥远的东方寻找他的爱人。

Angst(焦虑)

当他骑着飞马在狂奔在鲜血和黄沙之中再也寻不见他的踪迹时,平日稳重自若的大汉第一次品尝到了焦虑那如鲠在喉的苦涩滋味。

Crackfic(片段)

几千年之后,王耀依然清楚地记得这样一幅画面——亚平宁午后热烈的阳光照耀着罗马城,两个不可一世的帝国在广场前的台阶上互相枕着对方的肩膀——这简直是从童话中剪下来的片段,王耀想。

Crime(背德)

从有记忆开始,王耀一直活得中规中矩,不敢越雷池半步,直到他遇见了罗穆路斯。

爱上了他是他第一次违背道德。

Crossover(混合同人)

“罗穆路斯!!!!”

黑曜石眼睁睁地看着棕色帕托石被月人击碎在他眼前。他依然保持着变成碎屑前的那一抹玩世不恭的微笑,蜜粽色的眸子里仿佛还有笑意般的闪亮着。

Death(死亡)

王耀很久以后才知道,他心上许久的男子早已去世多年,永久地在西方的大地上长眠不起了。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这条丝绸之路,不管过了多久都会连接着你我,对吗,耀?”

“是的,即使过了千年,它依旧会兴盛着,经久不衰。”

Fantasy(幻想)

“我在想,什么时候塞里斯你也变成我的行省……”

“做梦。”王耀收回刚刚和罗马人的脸颊亲密接触过的拳头,嫌弃似的用手绢擦了擦干净。

Fetish(恋物癖)

罗马帝国几乎发疯似的迷上了丝绸的触感,当然还有他的爱人如丝绸般的发丝。

First Time(第一次)

他们第一次相见非常戏剧性,罗穆路斯认错了王耀的性别,然后被王耀揍到叫爸爸。

“……我记得你最后还叫了声爷爷。”王耀悠闲地捧着茶杯,看着气急败坏的罗马人淡淡道。

Fluff(轻松)

不管有多少政/务缠身,罗穆路斯每天都去大浴场兜两圈,看上去永远是那副轻松至极的模样。

这大概是罗马人的通病吧。王耀暗想。

Future Fic(未来)

“……四千年了,我还是很想你。”

Horror(惊悚)

罗穆路斯很努力地藏着家里的酒窖不让王耀发现。

他可不想去小酌两杯的时候欣赏一部恐怖悬疑大片:《我家的葡萄酒都去哪了》。

Humor(幽默)

王耀对罗穆路斯的第一印象是:

这人是看过几百遍撩妹百科全书吗?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王耀喜欢用他的指尖轻抚罗穆路斯背后的旧伤,但是某一天他不小心碰到了他前些日子和日耳曼打架时弄的新伤。

然后他就感受到了罗穆路斯放在他肩头的手紧紧地捏住了他的肩胛骨。

Kinky(变态/怪癖)

王耀对罗马人为什么这么热衷于公共浴池感到不解——沐浴不应该是极其私人的事么?他挠挠头。罗马人的癖好还真是奇怪啊。

Parody(仿效)

罗穆路斯尝试过对王耀撒娇,结果换来了他不耐烦的一句:“你是小婴儿吗?”

所以罗穆路斯还是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孙子卖卖萌路德维希那闷骚就会答应他这么多无理取闹的要求。

Poetry(诗歌/韵文)

王耀因为罗穆路斯寄来的一首情诗连续两天耳尖都是淡红的,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寄去的诗对罗穆路斯有相同功效。

Romance(浪漫)

对于他们来说,一起坐在城外的土地上看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就是一种羡煞旁人的浪漫了。

Sci-Fi(科幻)

“ROMULUS NO.1,AS YOUR SERVICE,SIR.”

和研究院院长去世多年的男友别无二致的机器人机械地弯起眼眸,冰冷的声音从毫无温度的双唇中吐出,意外地磁性悦耳。

Smut(情/色)

连披巾都遮不住两人脖颈上的吻痕,咬痕,指痕和散发出来的过于明显的情/色意味。

Spiritual(心灵)

一个世界,一个西东,两个帝国。

他们从头到尾都如此不同,却始终拥有着同一颗心。

Suspense(悬念)

至今没有人知道死去的国家们居于何处,一切的一切仍旧等待着剩下的奋斗者们去揭晓。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误入了一个诡异山洞结果来到这里的古罗马人躲在暗巷里,目瞪口呆地看着巷口外摩天的大楼和如织的人流,和人群中唯一停下看向自己的那留着中长黑发的人琥珀色眸子中蓄着的眼泪。

Tragedy(悲剧)

“……先生,后来呢,罗马勇士最后有没有找到他的爱人呢?”

王耀揉着小姑娘头顶的手顿了顿。

“没有哦,他曾经的侍卫把他杀掉了呢。我早就和你说过啦,这是个悲剧啊。”

Western(西部风格)

老旧的木质酒馆里来了一个客人,他身上刺鼻的硝烟味让很多人避之不及,只好掩着鼻子转过身去,却仍抵不住好奇用眼角偷偷瞟着。

除了在吧台后擦拭玻璃酒杯,眼底笑意愈浓的华人老板。

Gary Sue(大众情人(男性)

当罗穆路斯收到来自街边姑娘的第十八个媚眼的时候,挽着他的手臂却被当成空气的王耀终于忍无可忍地扳过罗穆路斯的脸,在姑娘惊讶的呼声中宣示主权般地吻住了他的唇。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燕,那一桌的先生们都在看着你。”罗穆路西娅抿了一口杯中的马天尼,带着一股恋爱中的女人的涩涩的口吻对着她身边的王春燕轻轻说,而她的东方女伴则似笑非笑道:

“但是我在看着你。”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你好,中/华人/民共/和/国。我是罗马联/邦。”看上去有些年龄的国/家西装革履地踏进会议室。他拉开桌前的椅子,朝在整理资料的中/国挤挤眼睛。

OOC(Out of Character,角色个性偏差)

罗穆路斯一个礼拜没去有烦王耀。

“……喜闻乐见,喜大普奔,普天同庆。”王耀捧着茶杯淡然一笑。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原创女性角色)

当罗穆路斯的贴身侍女是很难的——她得看着她好动的祖国大人不到处乱跑,以及在塞里斯国大人和祖国大人腻歪的时候有眼色地在合适的时候退下去。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原创男性角色)

“瓦尔加斯先生,我想知道您的文笔和思想是如何蜕变得这么快的?是否有人在暗中鼓励您创作呢?”

看着记者充斥着好奇和急切的眼睛,罗穆路斯笑着摆摆手:“是的。”

“可否冒昧问一句,您和这位是什么关系?”

“他啊,他是我男朋友。”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当敲门声响起时,王耀停下了动作。身下的罗马人眯起了眼睛,狭长的眼裂让他看上去有一种意外的色气。

“怎么了塞里斯?”

他欺身吻了吻罗穆路斯的唇:“没什么,我马上就回来。”

PWP(Plot,What Plot?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好了该换位了吧?”

当中国人回来的时候,罗马人直接拉过他的手腕将他按在床/上,扯下他的裤子,扶着他的双腿让它们缠在自己腰上。

“……轻点,我可不想明天一早爬不起来。”

“你刚刚都没有考虑过我明天爬不爬得起来。”

RPS(Real Person Slash,真人同人)

“给您,这是您要的丝绸。您能将这些运到大秦国么?”

“谢谢您!诶呀我当然能!您走着瞧!”

————

【仏诞贺文】#自由组# Summer's day


我买了一张去加拿大的机票,不为别的什么,只是纯粹地为了逃离巴黎的那个家而已。

当我坐在飞机上,无论是在吃咸得让人觉得厨房把死海所有的盐水都倒进去了的飞机餐还是看无聊的报纸和杂志,我的脑海里始终是一个身影,甚至在看向窗口外连绵不绝的棉花糖样的云层时,我都能一环扣一环联想到她金色的双马尾辫和绿色的眸子——我的英国裔妻子罗莎·波诺弗瓦。不可否认她是一个成熟而且现实的女性,但是也同时是因为她的现实(哥哥我不就是处在瓶颈期写不出诗么),我策划了这次像出逃一样的出游,拖着行李逃也似地离开了这个我呆了大半辈子的地方。当飞机呼啸着将禁锢的欧罗巴的土地甩在身后,向着北美大陆飞去时,我知道我获得了真正的liberté(自由)。

我的目的地是安大略湖边的一个叫做天鹅湾的休闲农场。我在机场租了一辆黑色的奥迪,上车点了一根烟。带上墨镜挡住北美夏季强烈的阳光,我一脚踩上油门,彻底和我三十四岁以前的生活暂时性地(你可能不知道我有多么希望是永久性地)说了句Au revoir。

经过了六个小时愉悦的颠簸,按照路牌打个弯,一座缠满了粉红的雪白的蔷薇花的拱门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穿过拱门又向前行驶了一段时间,我看见了一个人——他不能被称为男孩,因为他明显已经过了能被这么叫的年龄,而叫他男人似乎过于牵强,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年轻人特有的朝气。叫大男孩应该更合适些——我琢磨着。他躺在一棵高大的乔木下睡得正香,阳光被密密匝匝的树叶切碎,像金箔一样铺散在草地上和他的身上。编织的草帽罩着他身着的麻布衬衫,脚上蹬着棕色的皮马靴,美得就像一个梦境。

他大概是听见了我汽车的发动机的声音,揉揉眼睛爬了起来,操着一口地方口音浓重的(也许是我英式英语听多了?)美式英语冲我喊道:

“嗨,先生,您是去天鹅湾的吗?”

我摇下车窗看清了他的样貌——他的年龄看上去约摸十九二十岁,金色的短发和碧蓝色的眸子让我想到夏威夷的阳光和海岸,贴着创口贴的鼻梁上架着一双银边眼镜,显得阳光又帅气。

我将太阳镜支在了额头上,冲他吹了声口哨:“是的,小伙子。怎么了吗?”

“哦!”他兴奋起来,手扒住了我的车窗沿向我的车内探去,那张俊美的脸离我只有堪堪十五公分左右。

“老天,你就是那个波诺弗瓦先生吧?哈,英雄等你等了好久了!”

他清了清嗓子,双腿并拢站直,装出一幅很成熟正经的模样,脸上却是阳光灿烂。

“你好,我叫阿尔弗雷德·琼斯,是天鹅湾派来负责接应你的!之后你的向导就是我了哦!”

我愣了半晌。自打出生起来便一直住在一切都仿佛被格式化了的欧洲,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过这么活力无限的年轻的灵魂了。

那孩子见我没反应,自顾自自己说了下去:“先生你是个诗人吧?我曾经读过你的诗,非常喜欢里面对于旧社会的抨击的那些语句!看得出来先生应该也是向往着自由的人吧?”

我非常的意外——没想到这个看上去不正经得可以的孩子居然读过我处在低谷时期的那些诗。我推开车门站起来,非常尴尬地发现他比我还略高一些。他打开我的车子的后备箱,帮我提起我的行李。

“是的,我就是那个诗人——好小子,我们边走边说。”

————

经过和他一路的聊天,我知道了这个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刚认识没多久就告诉别人自己的中间名好么?)的青年是这个农场场主的儿子的表弟,是放了暑假来这里帮工的,反正他也会开船钓鱼猎鹿做汉堡包,他的父亲就大胆地把琼斯交到自己的连襟兄弟手里,和他母亲不知道去哪里玩去了。

阿尔弗雷德撇撇嘴:“他俩老是丢下我一个跑到世界的不知道哪个角落里,把我交给威廉姆斯姨夫。不过我也不讨厌这样啦,因为可以和马修玩嘛!”

马修·威廉姆斯是他的表哥,今年已经到了能喝酒的年龄了。据阿尔弗雷德描述,他是一个与他截然不同的人。他说他自己描述不出来,只好让我来看了。我不禁失笑。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有趣、自来熟、同时也是值得信任的小伙子,我想我在加拿大的旅程不会太无聊了。

“嘿,弗朗西斯,我们到了!”

我抬眼,一块用黑色油漆刷着“Swan Bay”的看上去已经有点年头的白色牌子映入眼帘。我俩脚下踏着的小路蜿蜒着伸向两侧苍翠的草地深处的看不到边际的森林,零零散散的几幢大别墅一样的房子如星宿一般分布在右侧,而左侧则是一片映照着太阳和软云的波光粼粼。

“这简直是太美了阿尔弗雷德!我……”我的言辞已经穷于描述这么一片幽深的人间仙境,而阿尔弗雷德则站在我身边,似乎很满意我这种反应。

“哈,是吧!”他骄傲地单手插着腰扫视着这伊甸园般的美景,像一个伟大的君王俯视他的领土,“天鹅湾是英雄见过的最美的地方,没有之一!每年旅游旺季都会有很多人来,威廉姆斯姨夫还为此苦恼过呢,幸好你没有赶上!”

“嚯,可不是嘛。”我随口应道,眼睛仍旧被美丽的景色牢牢吸引着。阿尔弗雷德拍拍我的肩膀,:“不想看看你今晚住的地方吗?”

“……乐意至极,阿尔弗雷德。”

————

我刚刚安顿下来没多久,阿尔弗雷德就精神百倍地跑来找我,说要开船带我去湖上垂钓。他已经换下了那套有美利坚些西部牛仔韵味的打扮,穿上了黑色背心和防水的橡胶靴,军绿色的鸭舌帽被他拿在手里,双眼里闪着兴奋的光。

“英雄会带你钓到整个湖里最大的鱼!”他在空中挥舞着拳头如是说,碧蓝的眸子更加神采奕奕,让我忍不住逗弄他一下。

“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波诺弗瓦对此表示强烈怀疑。”

“……”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我还是被他强行拖拽到岸边的码头,按在了小快艇上。阿尔弗雷德坐在船尾,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

“出发咯。”说着,他启动了马达。

————

“……话说,弗朗西斯……”

我们的快艇停在平静的水面上,二人都抛下了鱼饵等待大鱼上钩。因为许久不见鱼的踪迹,我打了个哈欠,翻开了包里的一本莎士比亚十四行诗集。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风吹动草木的声音和我翻动书页时的摩擦声阿尔弗雷德托着腮看着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试图和我说话,而我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答着。

“……嗯,你说。”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啊?我是说,现在又不是来加拿大旅游的最好的时候……”

我长吁一口气,偏过头和他对视:“琼斯,你知道我几岁了吗?”

“呃……二十九?”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最后犹犹豫豫地给出了一个与正确答案偏差略大的一个回复。

“不,哥哥我今年已经三十四岁了。我有一个家庭,它由我,我的英国妻子和我上小学的孩子组成。我承认我非常爱他们,但是有的时候,你得承认他们同时也是阻碍你前进的一个拖累。

“就拿我来说吧。我的妻子是个非常优秀的女性,她优雅、有教养、风度翩翩,到现在仍旧是很多男人心中的女神。但是她是个现实的人——我并不是说现实不好,只是她经常因为我写不出来东西或者诗集卖不出去而朝我发脾气。其实我真正想要的,不过是把自己所从生活的形形色色中学到的体会到的自由地写下来,仅此而已。

“这次也是这样……我一烦,就买了张机票来这里了。”

阿尔弗雷德缓缓地点了点头,露出了在他的脸上少见的正经神色。

“弗朗西斯,你是一个向往自由的人。我也是。

“我在大学里学的是计算机编程,但是父母从我小的时候就希望我能进文学系,他俩还是你的死忠粉……说来怪不好意思的,是因为这个我才拜读了你几乎所有诗。

“不过最近他们也快放弃把我掰回文科主修啦XXXD,这是英雄的胜利!”

他冲我比了个“耶”的手势,又恢复了他那副有些玩世不恭的脸孔。我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知怎地,莎士比亚的一首十四行诗便在我脑中浮现出来了,渐渐与眼前笑得灿烂的阿尔弗雷德重叠,模糊,再也分不开来: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我应该将你比作明媚的夏季吗?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你比夏天更加的可爱与温和。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狂风摇晃着五月的心爱着的花蕾,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夏天的期限短暂得就像一昼夜。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有时那天空的眼睛——太阳,会太热烈和闪耀,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d;

他美丽的金色面容也常常变得暗淡。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每一个美好的事物终有一天会衰退,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d;

有时得看运气,有时是因为原本的自然过程;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但是你的夏天将是永久的且不会褪色的,

Nor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你也不会失去你现在拥有的美丽;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er'st in his shade,

死亡也无法将你拖拽入他的阴影里徘徊游荡,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当你在这些永恒的诗句中时: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只要人们的眼睛还能看见,耳朵还能听见,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只要这首诗还存在,你的生命就永远不会结束。

阿尔弗雷德,你就是一个夏天,一个自由的、永远不会结束的夏天。

————

当如火一般的烟霞烧上天边的时候,小船才摇摇晃晃地回到天鹅湾的码头。码头上有一个人影,看上去已经在那里站立了很久了。

“嘿,bro!”阿尔弗雷德向他挥着手,缓缓将船停靠在木质的栈桥边,“你怎么不进屋啊?”

我看着那个立在岸上的那个身形挺拔的青年。他的眉目清秀,根部微卷的头发在夕阳的照耀下微微泛着红光。他的鼻梁上也有一幅眼镜,看上去几乎和阿尔弗雷德没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这应该就是他的表兄马修·威廉姆斯了吧?

“阿尔弗雷德,你又自己带着客人出去钓鱼了?Papa已经和你说了不下几百次了不能这样。我知道你出门从来不看天气预报,万一遇上风雨怎么办?”青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愠怒的神色,但是他的声线依然是温软的,即使发怒也没有什么能震慑住阿尔弗雷德这个性格顽劣的大男孩的威力。

“Sorry啊马蒂!英雄下次一定会看天气预报的!”阿尔弗雷德挠挠后颈,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而青年也是一幅无奈的模样,扶着额头叹了口气,继而转头看向我,冲我微微一笑:“您好,我是马修·威廉姆斯,是这里的负责人之一。舍弟琼斯给您添麻烦了,实在抱歉。”

“不麻烦不麻烦,和这小子聊聊天也挺有趣的。”我摆了摆手,“哥哥我是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是个职业诗人。”

“……您就是被纽约时报称为‘神谕者’的波诺弗瓦先生?!幸会幸会!!”威廉姆斯激动了起来,他紧紧地和我握了握手,镜片背后的烟紫色眸子让我想到了普罗旺斯盛开的薰衣草。

“不敢当,不敢当……也难得这么多年以后还有人记得我这个外号。”我爬上栈桥,“这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吧,当年我正火得大红大紫的时候。”

“是啊,不过先生您现在……”

“哦,你明白的,每个人都是有瓶颈期的,不是吗?哥哥我现在就处在悲惨的瓶颈期呐。”

我和马修又寒暄了两句,阿尔弗雷德非缠着我回我的房间。“英雄要和大诗人交流!”阿尔弗雷德和马修说,“你就这样和威廉姆斯姨妈说就可以了!”

于是马修忐忑地回去“复命”,而阿尔弗雷德一直绕着我转来转去,叽叽喳喳,活像一只愉悦的小鸟。我给他炸了鱼排和薯条,而他表示我没去当大厨而是去当了诗人实在可惜了我这一双灵巧的手,我则笑骂他没有出息,只知道吃饭。“我要吃饱了才能去拯救世界嘛!”世界的英雄一边把蘸了番茄酱的薯条放进嘴里一边如此说。

……

“嘿,弗朗西斯,你想看星星吗?”

“星星?”我有些好奇地探过身去,“这里能看星星吗?”

“Of course!我还知道怎么上屋顶喔!”阿尔弗雷德意犹未尽地舔着手指尖上残留着的土豆渣,“屋顶上的星星最好看了呢!”

我推开椅子站起来,从挎包里摸出银色的小佳能相机:“那就走呗?”他点点头,走到后屋打开进入后院的门,然后开始搬动起什么铁质的东西似的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随后他的声音传来:“来吧弗朗西斯!英雄弄好了喔!”

我应声出门,只见一架铁质的梯子,一端架在屋顶的红瓦上,另一端支起放在地面上,而阿尔弗雷德直接手攀着梯子,三步并作两步就爬上了屋顶,还兴奋地朝我挥挥手示意我快点跟上。

我下意识地扶住了自己三十四岁的老腰,看着在楼顶健步如飞的十九岁大男孩阿尔弗雷德,长叹一声:年轻,真好。我这种中年人还是别参和了吧。

但是当我费力地攀爬上来,仰起脖子看向前方的时候,突然感觉费的全部的力气都值得了。

阿尔弗雷德站在烟囱旁边,他的身后是横穿天际的银河,天空宛若是大块色块的拼接,又仿佛有什么柔和了它们的边界,使得整个天空就像错落有致地缀满了璀璨的钻石的深蓝色天鹅绒布一样。微风不燥,拂过他柔软的金黄色发丝和黑色的背心,扬起赏心悦目的弧度。他的脸上是一个浅浅的微笑,镜片背后的碧蓝的眸子闪亮着,仿佛藏有整个夜空的星光。

“弗朗西斯,这是英雄送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谢谢你,阿尔弗雷德……我很喜欢,谢谢你。”我激动得连最基本的感谢都说的磕磕绊绊的,阿尔弗雷德咧嘴一笑,走上前来给了我一个拥抱。他身上好闻的沐浴露的味道在我鼻尖缭绕,而我则鬼使神差地回抱了他并亲吻了他的脸颊。这是我大概这辈子收到的最美好的礼物了,可爱的十九岁小伙子阿尔弗雷德和他身后的整个美轮美奂的星空。

在之后的一个星期中,阿尔弗雷德几乎每个小时都黏在我身边,他带着我钓鱼,去后院的森林里探险(弄得我满身蚊子块,而他什么事都没有!),骑着山地摩托车以“弗朗茨你绝对会开车撞树上”的理由让我坐在他的前面。风呼啸着掠过,被他几乎是护在怀里的我却感受不到寒冷。

……

很快,我就要返回巴黎了。当我拿出垫在行李箱底部的手机时,我看见了一百来个未接来电和微信消息,都是罗莎和出版社的老板发来的。选择性忽视掉某些信息后,我给出版社老板打了个电话。他告诉我诗集再版需要我回去再把稿子修改一下。我漫不经心地应付着答应了,等到我挂了电话,我发现阿尔弗雷德在门口,看上去已经站了很久的样子。

“弗朗茨,你要回去了吗?”

“对。”我叹了口气,“出版商催我去办诗集再版的事情。我必须得回去了,阿尔弗雷德。”

“好吧。那么,再见,弗朗西斯。”

阿尔弗雷德抱着手臂,靠着门框站着。因为逆光,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回到巴黎,我因为新诗集的事情忙里忙外,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才有时间去回想在北美的那个宛如阳光般灿烂的大男孩,回想他熟睡时可爱的容颜,回想他少见的认真表情,回想他在星空下的微笑,回想他给予我的温暖和种种,不知为何我居然有一种想要落泪的感觉。

我想见他,现在就想。

于是我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我和罗莎促膝长谈了一个晚上,她终于理解了我和我对自由的固执。我俩在巴黎寒冷的十一月离了婚,把孩子交给她抚养。然后对媒体宣布退出文坛,引起了欧洲书迷们的轩然大波。但是此时我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又是一个炎炎夏日,欧洲被我永远的抛在脑后,北美的大陆再度款款向我走来。

当我故地重游,我又看见了那个金发的大男孩躺在树下。他睡得正香,原本应该盖在头上挡住阳光的编织草帽滑落一边,露出了他标志性的刘海上翘起的乱毛,和还未摘下的歪斜着的眼镜。蝉声一片,一切都显得和谐而又美好。

“弗雷迪,醒醒,你猜猜谁来找你了?”

【自由组/论坛体】#自家弟弟跟宿敌跑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接上
接下来应该会开虐



151L 冬季的向日葵🌻
有呐,弗朗君的后半句我很认同哦
152L 雾都绅士
……
153L
楼主突然沉默,气氛突然严肃
154L PANDA世界第一可爱
亚瑟你有啥话直说就好了阿鲁
155L 菊与刀
在下认同耀君的看法
156L 雾都绅士
不,没什么,谢谢耀的好意,也谢谢133的某位
157L
夭寿了,傲娇道谢了!!!
158L
楼主是没有看见宿敌桑么?
159L 雾都绅士
看见了
160L
Σ(ŎдŎ|||)ノノ搂主别这样我好方
161L 鳕鱼炒蛋最好吃了
亚瑟……你真的要说么。
162L 雾都绅士
既然你和耀都这么说了,我觉得我不说出来会被小可爱们的口水淹死(笑)。
而且,说出来也许能释怀一点……我不知道。
请让我组织一下语言,细节记不太清请见谅。
163L 鳕鱼炒蛋最好吃了
你一直都这么固执,劝不动,笨得要死却自作聪明。
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能和你做这么久朋友。
164L 小可爱
因~为~友(ai)~情~
165L PANDA世界第一可爱
所以会有沧桑~
166L 菊与刀
耀君,您再在在下身边唱昭和老年KTV,在下就让亚瑟先生给基尔伯特先生解除禁言。
167L PANDA世界第一可爱
呜哇——菊怎么也开始威胁人了阿鲁——
168L
菊太太和阿鲁太太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呢~
169L
是的呢~
170L
一脸懵逼地问楼上两位是怎么看出来的
(顺便难道不应该关心一下lz要说的东西么??)
171L
这是日常啦日常
很甜的(坚定
(我也很关心啦qwq)
172L 雾都绅士
我和阿尔弗出生在一个大家族里,父亲母亲有五个孩子,我是老四,阿尔是老幺,三个哥哥都挺大了,所以阿尔跟我玩的比较来,我也很喜欢他,也因为父母老来得子,对阿尔的管束也不像对我那么厉害,也养成了一个顽皮的性子。
那时他到处给家族闹事,幸好父亲足够有魄力,才把那些或大或小的麻烦给摆平。
他十二岁时,干出了一件大事——他联合我,找到那个胡子混蛋,买了一张去纽约的机票,他们两个跑到美国去玩了一个半月。
本来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回来认个错就好了,结果我去机场准备接他的时候,只看到了弗朗西斯一个人,他脸上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歉意。
他说:“对不起,我把阿尔弗弄丢了。”
173L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楼主桑讨厌宿敌桑的原因吗……
174L 鳕鱼炒蛋最好吃了
回楼上,这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他们两个可是从小打到大的孽缘关系呢。
175L
sogasoga
果然最了解你的不是你的死敌就是你的挚友吗
不过还是心疼楼主桑……最喜欢的弟弟被宿敌弄丢了什么的
176L 冬季的向日葵🌻
原来是这样啊~万尼亚都不知道呢~^L^
177L 菊与刀
米娜桑请注意!
阿尔先生开始刷手机了!他shddjnshgdhjsjbhd
178L PANDA世界第一可爱
小菊?怎么了阿鲁?阿尔他怎么了阿鲁?
179L 雾都绅士
阿尔……我去删楼。
180L 我是HERO
不用删了亚蒂,hero看到了。
181L
经历了整整180楼我们的两个主角终于齐了……撒fafa……
182L 世界第一的埃菲尔铁塔
哥哥我的小阿尔~♡刚刚去菊那里玩啦~再这样我要吃醋了哦~
183L 我是HERO
hero和菊才没什么呢,小心眼……
不过hero我还是最喜欢弗朗了☆
184L
哇塞一上来就开始放闪光弹吗!啊啊啊啊啊我要瞎掉了^q^
185L
啊……恋爱真棒……(痴汉笑)
186L 我是HERO
比喜欢亚蒂喜欢多了
187L
再次心疼楼主
188L PANDA世界第一可爱
看来亚瑟又要跟我唠阿尔小时候有多么可爱了阿鲁。
189L 菊与刀
在下也……
190L 我是HERO
不过我也不讨厌亚蒂就是了
191L
不!讨!厌!
192L 雾都绅士
……
193L
Σ楼主作为一弟控居然不激动???
194L 雾都绅士
……抱歉,我下线了。
195L
Σ楼主!!!
196L
突然方了……
197L 雾都绅士
有事而已。
198L 我是HERO
hero也有事下了,拜拜!
199L
ΣΣΣ
我更方了
200L 小可爱
……感觉这个事没那么简单,不会楼主和弟弟桑有什么冲突吧!

【自由组/论坛体】#自家弟弟跟宿敌跑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接上

101L 冬季的向日葵🌻
亚瑟君和弗朗君的关系真好呢,万尼亚也想有朋友呢~
102L 雾都绅士
谁和那个只会裸奔胡子拉碴喜欢穿女装的青蛙关系好了!反正不是我。
102L 世界第一的埃菲尔铁塔
谁和那个只会白眼味觉丧失喜欢炸厨房的眉毛关系好了!反正不是哥哥我。
104L
哥哥桑和宿敌桑默契度max
105L 小可爱
怎么办好像亚瑟先生和弗朗先生的CP很萌的样子
106L
我对楼上的看法表示完全赞同
107L 大师球
弟弟桑要哭了啊喂
108L
不哭不哭,弟弟桑来我怀里(gun
109L 世界第一的埃菲尔铁塔
楼上那位可爱的小姐,弟弟桑是在哥哥的怀里睡觉的哦~
110L
对不起!!!(虽然我是汉子…
111L 世界第一的本大爷
kesesese本大爷要把这个截图下来给本大爷徒弟看
112L 世界第一的罗马诺和番茄
亲分要把弗朗吉出丑的这一刻拍下来逗罗马诺开心☆
113L
出现了!恶友的互坑日常!
114L 世界第一的埃菲尔铁塔
……说好的与哥哥同生死共患难呢(*꒦ິ⌓꒦ີ)
115L 世界第一的本大爷
本大爷有说过吗?
116L 世界第一的罗马诺和番茄
亲分只和罗马诺同生死共患难
117L 小可爱
2333宿敌桑不哭,你还有弟弟桑
118L
↑前提是哥哥桑的同意
119L
然而一个弟控……
120L
心疼宿敌桑
121L 雾都绅士
我不反对。
123L 小可爱
啥?!(顺便抢到123L
124L 大师球
啥?!(楼上来战
125L
啥?!(虽然不是很懂,但还是跟发队形
126L
破!
127L

128L
lz怎么了?
129L 世界第一的本大爷
本大爷已经截图了,顺便发了个博客,已经五十多个赞了kesesesesese
130L 鳕鱼炒蛋最好吃了
安东尼奥,罗维诺找你。
131L 世界第一的罗马诺和番茄
啊老哥,罗马诺怎么了……算了先弧啦☆
132L 世界第一的本大爷
啊啊啊安东别走啊你不要抛下本大爷啊你走了本大爷还怎么坑弗朗吉和弗雷迪啊啊啊安东你回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ヽ(´・д・`)ノ
133L 鳕鱼炒蛋最好吃了
基尔伯特吵死了,亚瑟给他禁个言吧。
话说亚瑟,你还没有从那个阴影里走出来吗,还是一直护着阿尔弗雷德。
还有,你不反对是几个意思,怕不是被盗号了吧,好歹这么久的交情,我还是知道你脑袋里装了点什么的。
134L
喔喔喔鳕鱼先生好像知情的样子!……
不知道能不能爆料!!!!
135L 鳕鱼炒蛋最好吃了
楼上抱歉,这得问楼主的意思……
毕竟亚瑟经历的悲伤,作为挚友不想再让他经受一次。
136L
喔是吗……不过还是谢谢鳕鱼先生!!!!
137L
气氛突然凝重起来了……
(话说有人想跳槽鳕鱼桑×lz吗!!挚♂友什么的)
138L
哦哦哦哦哦哦楼上+1!!两个看上去都是很稳重的人呢xxxxd
139L
+1+1
(从原来的宿敌桑×楼主果断跳槽)
140L
↑楼上能坚定点不
不过这对我吃了www
141L 鳕鱼炒蛋最好吃了
请大家不要瞎想
我和亚瑟只是纯洁的友谊而已。
而且貌似歪楼了吧……
142L
难道没有人发现……127L……
143L 世界第一的埃菲尔铁塔
发现了哦,那是哥哥可爱的小马修哦,也是哥哥我的hero桑的哥哥呢
144L

145L 世界第一的埃菲尔铁塔
没有什么的啦,只是那只粗眉毛生理期到了而已
146L
哥哥的hero桑☆(所以还是宿敌桑x弟弟桑吧
147L 小可爱
同↑
148L 大师球
+10086(ps:我已经在写文了)
149L
楼上交粮不烧(?
150L
就没有人发现生理期么2333

【自由组/论坛体】#我的弟弟和宿敌跑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接上

51L PANDA世界第一可爱
[嗑瓜子看戏]伊万你居然也会有不想变成自己的东西阿鲁。
52L
向日葵先生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把什么都变成自己的什么的。。。
53L 冬季的向日葵🌻
楼上的小可爱是想尝试一下水管穿透你身体的感觉吗^L^
korukorukorukorukorukorukoru……
54L
伊万先生好吓人啊呜呜呜呜……
我错了伊万先生……呜呜呜……
55L PANDA世界第一可爱
伊万同志你收敛一点,吓着小孩子了阿鲁。
56L 冬季的向日葵🌻
^L^ 既然王耀同志这么说,还是算了吧☆
57L小可爱
为什么叫同志啦……听上去……有点……
58L PANDA世界第一可爱
叫习惯了阿鲁,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59L
把楼扶正……
话说楼主呢?
60L 雾都绅士
……
61L 世界第一的埃菲尔铁塔
小亚瑟有点过分哦~
哥哥我和小阿尔可是真心相爱呢~舅哥大人~
62L
woc貌似弗朗西斯先生出现了!!
前排销售饮料瓜子!!
63L
哦哦哦哦妈耶!!
64L 雾都绅士
谁是你舅哥啦胡子混蛋!!我还没同意阿尔和你这个变态交往呢你给我放尊重一点!!
65L
62楼的小天使给我来个瓜!
顺便谁艾特一下阿尔弗先生!!
66L 世界第一的罗马诺和番茄
@我是HERO
不用谢我,叫我亲分就可以啦☆
啊对了亲分要一杯他妈头汁
67L
亲分大人!!(下跪)
68L 世界第一的罗马诺和番茄
算啦算啦我可爱的罗马诺要生气了,不过小姐你也很可爱~
69L 世界第一的本大爷
kesesesesese安东尼和弗朗吉都来啦!!
现在就等本大爷的徒弟了!!
70L 菊与刀
阿尔先生现在在在下这里……呃,做客?
现在他去上厕所了,在下才来刷手机的……
啊啊不说了在下去给阿尔先生剥桔子了。
71L
楼上疑似正宫娘娘↑
72L 大师球
菊太太!!!捕捉!!!(楼上+1
73L 小可爱
+10086
74L 雾都绅士
辛苦你了,菊。
75L 菊与刀
不不不,这是在下应该做的,以及在下和阿尔先生并没有什么。
76L
所以另一个主角大概不会上线?
77L
应该是↑
78L 大师球
……(ノ`⊿´)ノ太太快更文!
79L 菊与刀
在下会仔细考虑的。
80L PANDA世界第一可爱
哎呀!小菊要来我这儿做客么?我给你所有东西打八折阿鲁。
81L 菊与刀
耀君之好意如滔滔江水,在下会认真考虑的。
82L
菊太太你……
83L PANDA世界第一可爱
哎呀——小菊又说这种话啊阿鲁——
不过我还是讨厌不起来就对了阿鲁。
84L 菊与刀
耀君……
85L
哇塞阿鲁太太和和菊太太又开始例行秀恩爱了吗!!
墨镜戴起来啊同志们!!
86L
Yes madam!!
墨镜已准备!将免费给团员们发放!!
87L
已配备√
88L
已配备√
89L
已配备(woc谁给我一个勾)
90L
√(不用谢我我叫雷锋)
91L 雾都绅士
……
菊,你和王耀稍微收敛一点好么……
92L 菊与刀
亚瑟先生,在下会妥善考虑的。
93L 小可爱
楼主是寂寞了吗嫁我嫁我!!
(或者你娶我也可以啊!!)
94L 世界第一的埃菲尔铁塔
楼上的小可爱Bonjour~
哥哥我好心提醒你一句,那个可爱的小楼主可不是什么理想的对象哦~
还是快来哥哥这里吧~我可比那没品的红茶混蛋要好相♂处呢~mua♡~
95L 雾都绅士
红酒混蛋你再抹黑我信不信我灭了你全家啊baka!!!
96L
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楼主不同意弗朗西斯先生和阿尔弗先生在一起了……
97L
+1(弗朗西斯先生太花心了啦)
98L 世界第一的埃菲尔铁塔
假如小亚瑟想灭我全家的话,那么就要对你的欧豆豆痛下杀手了咯?舅哥大人?
99L 雾都绅士
baka都说了我不同意你们交往了不要再叫这个恶心的称呼了红酒混蛋!!
100L PANDA世界第一可爱
抢占100楼阿鲁= ̄ω ̄=

【自由组/论坛体】#自家弟弟和宿敌跑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ATTENTION:
1.和  @Mego 一起写的,有bug致歉。
2.主自由组法×米,有一点点的极东(因为真的很少就不打tag了),非国设,法食品造型师设定,米摄影师设定,英甜品师设定(本家设亚瑟做的甜品很好吃的!!)。
3.组合较杂,cp洁癖慎入。(大概dover友情向,永盟友情向,凸凹友情向,红色友情向)
4.50楼一更,约三百楼完结
ojbk?
继续↓

#自家弟弟和宿敌跑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1L 雾都绅士
如题,那两个Baka在一起了。
2L PANDA世界第一可爱
2楼是我的阿鲁。
3L 大师球
捕捉专业抢二楼的阿鲁太太(。•̀ᴗ-)✧,以及楼主我觉得这件事没什么吧。
4L 冬季的向日葵🌻
同意楼上哦,楼主有点小题大作呢~不过这件事如果发生在我身上的话。
Kurokurokuro我会让那个脂肪团感受一下西/伯/利/亚的寒气的~
5L 小可爱
难道楼主喜欢那个宿敌或者是个弟控?
6L 雾都绅士
才不是呢!只是出于一种对弟弟的关心而已!仅此而已!
7L 小可爱
看来是傲娇!哇!楼主嫁给我吧!
8L
↑楼上的来战!lz是我的!
顺便lz能不能给大家详细讲讲情况啊,这样大家才能出主意哦~
9L
+1+1
10L
安安静静坐等爆料
乖巧.jpg
11L 雾都绅士
8楼的姑娘说的对,我是应该多讲讲那两个baka的。
我的弟弟是一个职业摄影师,基本上算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却很叛逆,几乎干什么都和我反着来,却一点也让人讨厌不起来……你们只要知道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就可以了。
我的宿敌,你们可以叫他死胡子,红酒混蛋,他是一个食品造型师,就是那种在酒店自助餐厅里负责把水果摞成堆的那种人,长得还算不错……虽然没有我好看就对了!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也从小学一直仇视到大学,可是偏偏哪里都有他,真可恶。
至于我,我是一个甜点师,但是他们两个怎么搞到一起的我就不知道了。
12L
果然卤煮口是心非大傲娇
不过可萌o(≧v≦)o
13L
楼主没说我已经脑补三人十万字JQ怎么破!!
不过3p我喜欢~
14L
卧槽楼上说出我的心声!!
楼主楼主我要看三个人的照片!(星星眼)
15L 雾都绅士
啊那个死胡子和我弟弟的照片我是有……但是我自己的我手机上没有。
16L 冬季的向日葵🌻
亚瑟君不用担心~我记得我好像有呢~^L^
应该是那个死脂肪团发给我的,假如我没记错的话。
17L
好像出现知情人了!!
向日葵先生,求爆料啊QWQ
18L 雾都绅士
啊伊万你不要爆出我的真名啊baka!
既然这样了那我就干脆告诉大家好了。
我弟弟叫阿尔弗雷德,是一个典型的金发蓝眼的美/国人,AKY爱吃外卖呆毛像天线。然后那个胡子混蛋就做了一堆东西给我弟吃,现在我弟体重直线上升都快赶上伊万了!
最重要的是!这两个baka居然拿走了我的司康去当!素!材!
19L PANDA世界第一可爱
怪不得二肥说他找到了新的鬼畜素材可以按时交了阿鲁。
20L
2333所以重点是司康被当作素材了吗?
21L
为什么会是鬼畜啊2333楼主不是甜点师吗?
22L 冬季的向日葵🌻
亚瑟君可是可以用死抗毒晕劫匪的高级甜点师哦,万尼亚很佩服这一点呐。
不过亚瑟君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事~坏孩子是不需要的哦^L^
23L
心疼劫匪五秒以及二肥和胡子混蛋这个称呼真可爱♡
24L
楼上+1。
等等那楼主弟弟不会是因为楼主的东西太难吃才投奔楼主宿敌的吧?
25L 冬季的向日葵🌻
那个脂肪团是一只舌头坏掉的味痴哦,以及亚瑟君是不是忘了另一个人呢?
26L
珍爱生命,远离楼主和司康。(恭喜向日葵先生发生了华点!
27L 小可爱
所以楼主是想让我们干什么呢?(乖巧.jpg
28L 雾都绅士
没什么,只是他们两个天天秀让我很不爽而已。
以及我只是认为一只法/国青蛙没什么好介绍的。
29L 小可爱
这样啊。
2333长胡子的青蛙。
30L 雾都绅士
以及这两个刚刚又亲了对方一口。
然后阿尔就出门了。
31L
!!!!!!
32L
楼主求爆料!
33L 冬季的向日葵🌻
既然这样,那万尼亚就来爆另一个人吧,亚瑟君应该不会介意的,当然,如果介意我也不会听的~
34L 雾都绅士
随便。不过先让我说完。
那两个人就是两个笨蛋!
阿尔弗那小子果然是因为我做司康饼给他吃所以才跟那个胡子混蛋跑了吗……
35L
揉揉楼主……
既然楼主是高级甜点师而且知道欧豆豆桑不喜欢吃司康那么为什么还要给他做呢……
36L
同问同问
37L 冬季的向日葵🌻
大概是因为亚瑟君对死扛有着蜜汁执念吧噗呼呼~
顺便说一下亚瑟君口中的宿敌先生~他叫弗朗西斯,自称“哥哥我”,是一个和亚瑟君有着不浅的孽缘的变态^L^
38L
哇谢谢伊万先生爆料!!
不过变态这个称呼。。。心疼宿敌君一秒钟
39L 小可爱
只有我一个人在意“不浅的孽缘”吗!!!
卧槽我激动!!
40L
楼上的你不是一个人
41L
楼上的你们不是两个人
43L
楼上的你们都不是人(bushi)
44L 雾都绅士
谁跟他有不浅的孽缘啊baka!!
伊万你不要随便断言啊喂!!
45L PANDA世界第一可爱
我赞同伊万同志的观点阿鲁。
(包括不浅的孽缘和弗朗西斯是个变态阿鲁)
46L 雾都绅士
……我不知道现在应该开心还是生气……
47L 世界第一的本大爷
本大爷今天还是一样的帅气kesesesesese!
话说弗朗吉对弗雷迪那小子干了什么啊眉毛你这么生气!
好说也是本大爷的恶友和徒弟嘛!本大爷还是很支持的哦!
@世界第一的罗马诺和番茄
@世界第一的埃菲尔铁塔
艾特一下本大爷的恶友们!↑这个就是弗朗哈!
48L
眉毛这个称呼23333
话说楼主到底长着怎么样一对奇特的眉毛才能有这个外号啊23333
49L 雾都绅士
……baka!
50L 冬季的向日葵🌻
基尔君是不是艾特错人了唔呼呼^L^,虽然对万尼亚并没有什么影响罢了。
不过亚瑟君的眉毛吗?很奇特哦,是我唯一不想变成我的东西。

TBC………………